天弓上,左掌抵住杜四的背心,嗫唇轻吹

繁华世界平台登录 admin 浏览

小编:点自己武功。暗器王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能得到他的耳提面命亲身指点,对自己的武功修为大有裨益。当下凝神静听,有悟于心。他本不擅形色,此刻虽是满怀感激,却也只是暗铭于心

点自己武功。暗器王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能得到他的耳提面命亲身指点,对自己的武功修为大有裨益。当下凝神静听,有悟于心。他本不擅形色,此刻虽是满怀感激,却也只是暗铭于心,缓缓点头。

这些日子以来,许漠六分别见过了毒来无恙、物由心、容笑风、泼墨王这几个天下有数的高手,更亲眼目睹了天下第一高手明将军的动静相间从容不迫的大家气度。若单以武功论,暗器王不及明将军,最多亦仅高出其它诸人一线,但他的淡泊自如、坦荡大度的淋漓风范却是直令自己深深折服!

却见得杨霜儿蓦然双手一扬,将双针往空中抛开,大叫一声,“可累死我了。”声音虽是疲倦,却亦是极欣然。

杜四一声长笑,双手高举,眼中却是老泪纵横,“巧拙啊巧拙,杜四终不负你所托……”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蓦然从旁边的林中掠出,足尖在定世宝鼎上一挑,漫天的火光向四周迸泄而出,一掌劈向杜四。

林青亦在同一时刻发动,袖口微抬,三道寒光迅如电火般直奔来人胸口袭去。

来人在空中“噫”了一声,似是料不到会遇见这般凌厉的暗器。但他身法快得惊人,竟然在双足凌空的情况下一个半侧转身,右掌仍是劈往杜四,左手却将身边张口结舌的杨霜儿一扯迎向林青的暗器。

饶是以林青的武功亦弄了一个措手不及,双足蹬地,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向前飞出,后发先至将自己刚才发出的暗器重又收入袖中。虽是不至误伤杨霜儿,却已不及相救杜四。

“怦”然一声大响,杜四虽在心怀激荡之中,毕竟本能的应变尚在,左手松开偷天弓,与那人结结实实地对了一掌。

杜四方才双手为高温所伤,武功本就打个折扣,加上此时匆匆发招,又是左手发力,武功尚使不出四成,而那道黑影有备而来,势在必得,这凌空而下毫无缓冲的一掌端端印在杜四的左掌上。杜四但觉得对方如山掌力排山倒海般袭来,其内力虽不雄浑,却是飘忽不定游走偏锋,似是有一股大力要将自己往后抛去……

杜四心知对方志在夺弓而非伤人,是以这一掌侧重于推卸而非压实,如若此时循着掌力后退,可保无虞。但他神兵初成,如何甘心为对方所夺,当下一咬牙关,双足如钉子般紧紧扎在地上,右手仍是牢牢抓在弓上,宁可将对方的推力尽数用身体承受。

来人不料杜四如此狠勇,宁舍一命亦要保住神弓。双掌一触即分,掌力尽吐,再反手抓住弓稍,他似是深悉林青暗器的厉害,身形一晃已落在杜四身后,另一只似是失血过多般苍白惨青色的左掌不偏不倚地按在杜四的背心上……

但见他脸上蒙着一层黑布,全然不见虚实,只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瞬也不瞬地死死盯着林青的手!

林青脸色大变,他事先早有防备:偷天弓一成,最有可能来夺弓的恐应是泼墨王与他手下的六色春秋。以他对泼墨王武功的熟悉,尽可防患于未然,但千算万算亦料不到出手夺弓的竟是另有其人,变起顷刻下,导致杜四一招受制,自己出手空回。

物由心大袖一展,正要上前,但眼见杜四为来人所擒,投鼠忌器下,不敢轻举妄动,厉喝道,“你是什么人?”

林青深吸一口气,脸色恢复常态,冷冷道,“絮萍绵掌,移花接木;幻影迷身,凌空换气。如此妙绝天下的轻功,舍登萍王还能有谁?!”

来者赫然竟是八方名动中的登萍王顾清风!

顾清风右手与杜四共抓在偷,蒙面的黑布猝然裂成碎片,露出一张宽额窄颊极为瘦削的脸孔,“林兄别来无恙,想不到暗器王不但武功好,一双招子也亦是这么亮!”劲气裂布,他口中说话却是全无停顿,就若平日寒喧般轻松平常,似是不费任何力气。在场诸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悬杜四的安危,扣了满把的暗器却是不敢冒然出手。而顾清风虽是轻功天下无双,自咐能从容突围,但面对天下暗器第一圣手,无论如何亦不敢转过身将背心要害暴露在暗器王的攻击下,一时双方对峙不下,竟成僵局。

顾清风亦是一代宗师,适才被容笑风大声指责其偷袭,颜面尽失,脸有愧色。此刻眼见物由心与容笑风分别包抄左右,目光炯炯凝而不散,行动舒展轻捷灵动,举手投足间均是一派高手风范,何况仅是要面对八方名动中唯一以武功成名的暗器王,便没有丝毫把握,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冬归城三年而破,登萍王顾清风奉皇命前来军中传旨犒赏三军,闻得明将军来到了渡劫谷的笑望山庄,今晚才匆匆赶来,却先给泼墨王截住。听了泼墨王的一番含糊说辞,大致明白了一些前因后果,亦是对偷天弓动了心。他在京师中隶属太子一系,心知太子眼见明将军势大,有意削其兵权,只是碍得明将军那一身超凡武功,迟迟不敢上本弹颏,若是能得到这把对明将军极有威胁的偷天弓自是大功一件,是以才动心前来夺弓。

顾清风轻功高绝,一路远远蹑伏过来竟然无人察觉。但他终不是那宇内空空妙手无双的妙手王关明月,潜伏匿踪非其所长,恐离得近了被对方发现,是以只在远处观察着几个人的动静。他倒不惧动手,而是怕不能炼成偷天弓,待得见到神弓已成,这才一举出手。

也正因如此,顾清风没有听到林青等人的对话,不知暗器王亦涉身其内,他与暗器王本就相交不深,仅有数面之缘,加之距离相隔过远,竟然没有认出来。更是听信了泼墨王的话,以为这里不过是几个冬归城的残兵,就算有塞外异族高手,亦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料想凭着自己天下无双的轻功,偷天弓自是手到擒来,万万料不到其中不但有物由心、容笑风这样的高手,连暗器王亦在其中,不由大是失策。此时方才隐隐醒悟怕是中了泼墨王的狡计,暗地后悔不该轻易出手。如今骑虎难下,只得先图稳住场面,静待泼墨王的接应。

“扑“地一声,杜四一口鲜血尽皆喷在偷天弓柄上,弓柄尚烫,一道血气弥漫而起,原本暗红色的偷天弓更显得凄艳诡异。杜四却是紧抿嘴唇,一言不发,一只右手仍是牢牢抓在偷天弓上。

林青面上一搐,目光锁紧顾清风,思索应变之法。心念忽地一动,已感觉到又有高手掩近身旁,不问可知应是对方的援兵,审时度势,能不与顾清风发生冲突自是最好。他表面上不露声色,淡然道,“顾兄若是不想逃得那么狼狈,留下杜老与偷天弓,我可保证你可从容离去,下次相见大家亦都可留有余地。”

这番话不卑不亢,既给顾清风留了面子,亦是隐含威胁。顾清风心中略一犹豫,试想以暗器王的威凛天下,若是当场反目,树此强敌,实属不智。

顾清风能名列八方名动,自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心知事已难成,就算加上泼墨王与六色春秋,若是不能一举博杀林青,日后要天天提防那名动天下、防不胜防的百千暗器可不是一件说笑的事。更何况偷天弓是否真能克制明将军的亦是难解之数,当下轻咳一声,正要留下几句场面话,却听得一柔和好听的声音从林间传来,“林兄先在三军阵前给明将军下战书,再如此当场胁迫登萍王,果真是视天下英雄若无物了。若是此刻有酒,当与林兄痛饮三杯,以敬不畏生死之气度!”

林青冷然一笑,讥讽道,“若是此刻有酒,定先要敬一杯泼墨王挑弄是非的二流风度!”

泼墨王人不见踪迹,声音仍是如常传来,“林兄太客气了!若你今晚能冲出明将军的重围,请来綮雪楼一叙,薜某定是倒履相迎。”泼墨王正是住在京师綮雪楼。

暗器王给明将军下战书!——顾清风心中猛吃了一惊,抬眼望来,却见林青神态自若,毫无反对之意,分明竟是默认了。

他初来军中,尚不知这等足可震惊武林的大事。如今听泼墨王的言语,猜想明将军今晚绝不容林青与众人突围,心中大定,已决意与暗器王反目。

纵是以登萍王的才智,以常理度之,亦绝料想不到明将军会容忍笑望山庄诸人放手炼制偷天弓,虽是对泼墨王的话有所提防,却也不由信了八分。在京师中他属于皇太子派系,和一向视权财如无物的林青并无太多交情,倒是泼墨王左右逢源,常有来往。更何况明将军手握重权,在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纵是太子、泰亲王心中不忿,但表面上也不敢对明将军有任何不满。如今虽不能如愿从明将军的眼皮下得到偷天弓,如若能借此机会与明将军交好亦是心中所愿。

顾清风心念电转,已有决断,手上一紧,封住杜四的穴道,呵呵一笑,“既然如此,若能亲见明将军与暗器王一战,我便多等一会又人全是武不到。只不过是为了一把偷天弓,”林青深深吸了一口气,亦是低头望着自己的一双手,叹道,“连一向淡泊名利的八方名动亦要一决生死了!”

在散落四处零星燃烧的火光下,只见顾清风与杜四的手中合举着那一把弯若弦月的偷天弓,端然正对着挂于东天的一轮明月。

暗赤色的弓身映着倾泻而下的皎皎月色,将如霜似雪的鳞鳞流光反射入每一学高手,眼见那黑布质地轻软,浑不受力,见他若无其事地露了这一手惊人的上乘内功,方知八方名动确是名符其实,个个均有惊人艺业。

物由心本在一旁跃跃欲动,伺机出手。他出身隐秘,以他门中刻天下豪杰于英雄冢上的傲气,一向不怎么看得起中原成名人物。是以虽是听杜四说起了京师中的八方名动,料想除了唯一以武成名的暗器王林青外均不过是江湖好事之徒吹捧出来的,此刻见了登萍王顾靖风这淡笑间吐气裂帛的内劲,方才真正收起睥睨天下英雄的心思,心神暗惊。

许漠洋持剑在手,上前几步将尚在发呆的杨霜儿拉到身后。耳中犹听得容笑风四声长笑,“想不到登萍王身为八方名动之一,亦能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暗中偷袭!”

顾清风脸色一黯,目光仍是不敢稍离林青的手,“我不过是为皇上跑腿的,又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用不着讲江湖规矩。”

当前网址:http://clickfork.com/a/fanhuashijiepingtaidenglu/20180509/14.html

 
你可能喜欢的: